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布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思想无界,行者无疆!生活-有太多因素和内涵,希望能与更多认识和不认识的朋友们共享点点滴滴!

网易考拉推荐

台商第二代:接班OR创业?  

2009-09-01 09:31: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东莞日报报道 罗伊(化名)月底回台湾去了,是回去当兵。这位从深圳大学毕业的台商第二代,背着行囊,挥一挥手作别东莞。

罗伊一同背走的还有东莞台商青年会(下称“台青会”)同侪的“微词”,扔下的是万江新和一间400多人的鞋厂——台青会成员不用再担心练球时突然冒出一个“没礼貌的小年轻”,但罗伊年近六十的父母还要天天蹲厂,一手操持。

二十年打拼后,先行的台商第一代开始陆陆续续迎来罗伊这群第二代。交班,还是不交?这是个问题。

不敢交班

第二代带来了很多想法,但第一代想的都是怎么先守住,而不是先花上一笔钱。

罗伊父母的鞋厂落座万江新和,和刘荣盛打点的厚街荃友鞋厂常有业务往来,罗伊也因此得以结识刘荣盛。刘的一重身份是荃友总经理,另外一重身份是台青会秘书长。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我工厂里。”刘荣盛说,罗伊拿着球拍来找自己打球,一口一个“以后多多指导”。刘荣盛心领神会地带着罗伊认识厚街大大小小的台商,但“不到一个月他就把一代和二代得罪完了”。

“打完球我们回去,他坐在后排对着开车的台青会会务干部指指点点。小刘知道我家在哪里,你问他吧。”刘荣盛听到这里心里添堵,却只能假装休息。“我比他还要大十岁,不仅要当小刘还要替他指路。”罗伊月底回台湾当兵后,他父母“希望孩子跟台青会学点经验”的初衷也自然不了了之。

罗伊回去了,家族鞋厂又压到年近六十的父母身上。第一代的心血交给第二代,看似顺理成章,实则矛盾错杂。以罗伊父母为代表的台商第一代在接班上都还没敢放开手。

据台青会会长林子凯估计,台商中90%的第一代都有让第二代接班的想法,70%的能让第二代过来大陆,但最后接班成功的可能只有50%。

成功率为什么低?一代与二代观念上有冲突是一个原因。

刘荣盛说,台商第二代稍好一点都是“海归”出身,ABC(AmericaBornChinese,美籍华人)也不少,带回来的想法很多,但要对工厂的制度和流程大动筋骨,花一笔大价钱。

“现在市场环境变了,不是过去发机会财的时代了。加上金融危机,第一代想的都是怎么先守住,不是先花上一笔钱。没赚钱就想花钱,这是第二代普遍的心态。”

据刘荣盛观察,在台商第一代眼中,第二代既没经验,又未经历创业养成吃苦耐劳的品格,“还不敢把厂子交到他们手里”。大部分二代在工厂挂个协理或经理,帮衬着做点事,历练之路漫漫而修远。

“台商如果真要孩子来接班,肯放权很重要。”东莞台商协会(下称“台协”)副会长张锡帆举例说,常平一家大台企,老台商年逾七旬还奋战在管理一线。

第一代其实也很想培养第二代。刘荣盛说,第一代忙于创业,二代留学海外,碰面时间很少。相互之间并不太了解,自然不知道该怎样培养。等第一代意识到培养的时候,第二代可能已经定型了。也因为这个原因,罗伊才被父母点拨,“下放”到台青会去学习。

另有想法

“二代的孩子个性太强、固执,喜欢用自己的方法思考问题。所以在经营和管理方面的一些理念,无法与一代对接。”

能力够不够对接班固然重要,但或许还不是最重要的。今天的台商二代已然不同于一代。

“第二代最大的问题是自傲。”刘荣盛给台商第二代画出如是的群体形象。

台青会今年曾在大朗希莉娜组织了一场活动,让台商第二代来认识、交流。“签到表上名字都打好了,划个勾就行。”但刘荣盛在签到台看到:第二代踱过来瞅一眼。“哦,签到啊,你来吧”,撂下一句就跑到一旁抽烟去了。

谢岗台商分会会长谢桂霞的儿子精通电脑,加拿大留学归来后,曾在工厂呆了两年,专司电脑和网络。谢桂霞对台商第二代的“自傲”有另一种说法:“很自我,不能扔掉自己。”

“二代的孩子个性太强、固执,喜欢用自己的方法思考问题。所以在经营和管理方面的一些理念,无法与一代对接。”谢桂霞说,自己在选人的时候,喜欢选兄弟姐妹比较多的家庭的孩子。“这样家庭的孩子的个性不会太强,也更会包容,更能吃苦。”

不过台青会会长林子凯表示,第二代在商业上还是有企图心的,很愿意成长,愿意面对市场去成长学习。

“个性强是一个现象,不接班也是因为第二代对传统产品的未来趋势不看好。”林子凯解释,台商第二代游学归来对传统OEM制造的模式未来都不太看好,另有其他想法。这些二代可能是先站稳脚跟,然后再往其他方面转型,实践自己的想法,选择更有竞争力的商业形态。

29岁的林子凯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因为父亲在厚街经营一家拉链厂,林子凯2005年8月来到东莞。3个月后,林自己创办了格林兰鞋材化工,专做鞋材原料贸易。他与台青会“圈子里的人”一起投资设立的群智检测公司近期也刚刚成立。“欧美对产品检测的要求越来越高。检测环节是产业制高点,能够看清行业和产品的最新趋势,保持对市场的敏锐,知道什么最有竞争力。”林告诉记者。

林也坦承,他这样的二代和第一代的经营方式判若鸿沟。“父亲他们第一代倾向于独立作业,单兵进攻,全天候24小时待命。但我们第二代则团体作战,很注重圈子。”

但林子凯也表示,台商第二代虽有个性,但扎根东莞的意愿是越来越高了。“东莞的发展快得令人超乎想象。生活环境和水平达到了一定的高度,健身房和高级lobby(会所),这些二代生活方式中必要的元素都有了。”

股份化之路

对于规模稍大一点的工厂,二代接班的问题可能要好处理一些。而对于上规模的企业,二代接班的难度就会陡增,走职业经理人的道路或许更为现实。

二代接班的问题林林总总,但一些有前瞻性的台商第一代已有了自己的通盘规划——股份化,引入职业经理人。

“对于规模稍大一点的工厂,二代接班的问题可能要好处理一些,毕竟没有那么多业务要考虑,也没有那么多部门要管理。而对于上规模的企业,二代接班的难度就会陡增,走职业经理人的道路或许更为现实。”上述谢岗台商分会谢桂霞如是说。

谢在银湖工业区不到200米的路上经营着两家上规模的工厂,一家做电子,配套TCL内销。一家做五金,专攻汤姆逊等欧美客户。

3年前,谢桂霞开始在台光五金培养企业的管理团队,现在已经拉出了台光五金的中坚力量。谈起培养的这支团队,谢桂霞说,走团队管理、职业经理人的管理路径已是大势所趋,并不仅仅是为了解决接班的问题。

一边是台光五金走职业经理团队管理的路径,另一边台光电子也在尝试股权激励的做法。“台光电子厂已完全由台干组成团队管理,这些台干都持有工厂股权,所以做起来肯定另有干劲。”谢桂霞对管理团队延揽的一些“陆干”刮目相看。在与TCL的合作中,这些陆干很有办法。能够与TCL协调,把生产成本压下来保证利润,换了台干不一定能做到。

有了台光电子厂的经验,谢桂霞更坚定了企业走职业经理人之路的信念。“如果用一个专业团队管理企业,可以创造4000万元的利润,而我儿子接班只能创造1000万元的利润,为什么非要二代来接班?”

与谢的看法不谋而合,上述身兼台商回台上市柜委员会总召集人的张锡帆对企业规范化和透明化的经营推崇备至。“在上市柜上经营,有利于企业规范、透明经营,也更有利于回台招揽最优秀的职业经理人才。所以回台上市也是解决企业接班问题的一种途径。”

张早在1989年就进入大陆设厂,一路走来都是股份制。虽未考虑接班一事,但对他来说似乎是水到渠成的事。张锡帆强调,上市柜之后股东可以分红,掌握股份就可以了。“接班的问题要依个人能力考量,而如果二代个人的能力确实达不到,用职业经理人更有利于保证企业的永续经营。”

退居幕后

未来东莞是中高端产品的制造基地,需要有经验的职业经理人来打点。“接班之后的第二代更愿意请职业经理人,自己退居幕后看报表,指挥这些职业经理人怎么做。”

对那些拿到接力棒之后的台商第二代来说,怎么跑得更快也是一个难题。

厚街南五村的成泰鞋厂(化名)在过去半年内经历了一场迫不得已的交班——第一代因病去世,第二代匆匆赶过来。姐姐接财务,弟弟接厂务,女朋友接采购,都是自己人一手抓。而事关资金来源的业务却没有人来做,苦撑半年,成泰遭遇财务危机。

“看到成泰的单我们都是直接签,第二代接一个厂很不容易,能帮帮就帮帮。”刘荣盛说,在台青会的指点下,成泰接班的第二代开始把最重要的业务拉单这一块做起来,慢慢走出危机。二代历练不够,又没有引入职业经理人,类似的危机或许还会在其他台企中重演。

“不仅是不能接班的企业要引入职业经理人或股份制,接班后的第二代也会考虑引入职业经理人或股份化。”林子凯说,世界是平的,企业经营的规律是缺什么补什么。未来东莞是中高端产品制造基地,需要有经验的职业经理人来打点。

林举例说,中山兴昂鞋厂是一家台资大鞋厂,现在也在转型引入职业经理人,让一批专业经理人带着企业朝着国际化方向走。

大部分拥有国际教育背景的台商二代,对于接班之后另有一套想法。“第一代都是自己做管理者,亲自到一线拼杀,我干嘛这样辛苦?”刘荣盛说,与一代全天24小时打理工厂的理念有所不同的是,这些二代们可能会更愿意做看报表的工作。

“接班之后的第二代更愿意请职业经理人,让他们上阵杀敌,自己退居幕后看报表,指挥这些职业经理人怎么做。”

尽管挑选职业经理人来维持管理的想法已经在一代和二代中得到认同,但在职业经理人的挑选上,台商一代还是显得比较谨慎。

谢桂霞直言,企业选择职业经理人还是会首选台湾人,因为台湾人的思想观念和企业主会更为契合,文化背景也一致,所以在管理方法上可能更容易找到共同点。

另一方面,台湾的人才有着更深的国际化情结,这可能是当地的管理人才所不具备的。

在谢的高层管理团队中不乏香港人、马来人,“海归”也占了不少。“在台湾找管理方面的人很好找。如果找大陆人一定要留过学。”

“中青班”在哪?

台青会不主张喝酒,但会经常组织一些活动,还逐渐在过往的联谊基础上添加了商务成分,俨然东莞台协的一个缩微版。

不管二代接班与否,这一代通过什么样的平台来锻炼是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江苏“富二代”进党校学习,培养东莞台商第二代的“中青班”在哪?

目之所及,除了进企业传帮带,台青会的圈子效应从去年开始在一点点释放出来。

2007年成立的台青会最早挂靠妇联会,“妈妈们都管财务,很有钱,可以做很多事。”但因为种种原因,协会活动停留在吃吃饭、喝喝酒的原始联谊上。

“第一代也许吃吃喝喝到了一定程度就能签单,但第二代的社交已经很不一样了。”刘荣盛说,现在的市场结构已经变了,第二代的社交方式也不同了,喝酒喝得开心不一定有单。

“在活动中共同经历洗礼之后大家会认为你是朋友,相互之间能够认识。我有的东西下单给你,生产出货以你的需求为重。”

台青会不主张喝酒,但会经常组织一些活动。从去年换届之后,已陆续有到澳门旅行、去印尼考察、办海洋会等活动,还逐渐在过往的联谊基础上添加了商务成分,俨然东莞台协的一个缩微版。

“大环境在讲转型升级,我们也不时举办这样的活动。”刘荣盛过去做过ISO,还拿了认证。在一次经营管理讨论会上,他让大家做出仓管表,自己来帮他们修改,一点小指标的变化对他们来说都有很大的改进意义。

刘也一直在关注台商子弟学校这个培养台商下一代的摇篮,但他说自己有点灰心。“不少学生在比谁的钱更多,谁的造型更漂亮。太宠人了,培养出来的第二代没有竞争力。”

台北经营管理研究院基金会今年组织了22名台湾大学生来东莞研习。台青会26日晚专门与这群学生开了一个联谊会。

“打电话过去,声音好低沉,抱怨太远、没车,没一点二代的生气。”刘荣盛担心他们行动力太低。请来之后,听完身在东莞的台商第二代讲解东莞、分析商业,学生们都说来东莞最开心。

“来东莞研习让年轻的第二代知道未来将与自己合作的人是怎样的,年青人之间要做好接续。”林子凯说,这样的计划对培养二代来说不啻为一个好办法。

但谢桂霞反映,研习的效果太偶然没有制度保证,第二代有多大收获还要看“研习的孩子要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工厂才能提供配合;带孩子的辅导老师素质也要很高才行。”

谢所在台光五金今年接纳了东吴大学企业管理专业的硕一学生陈宏玮。一个半月下来,陈从财务部门开始,将生产部、仓管部、品管部都走完,连投影仪、配货升降机、ROHS检测仪都摸了一遍。29日的研习成果汇报会上,陈宏玮连连夸“研习是物超所值。”

完成研习的陈宏玮和同学拖着行李返回台湾。他们挥洒汗水的地方却还要继续求解企业接班和永续发展的命题。

■记者手记

当父辈开始老去

三代如何造就一个贵族固然是旷世难题,但怎样破解富不过三代的魔咒更富有挑战性。

不管愿不愿意,有没有准备好,引领东莞制造风头的台商第一代,狂飙突进二十年后,真的老了,他们迎来了第二代。

因为创业而在两代人之间垒起的生疏、隔膜,决不是天天为五斗米折腰倒也其乐融融的家庭所能体会的。一代深味创业之艰辛,自己走过的路,不希望二代再重复,这种想法无可指责。没有继承的想法或能力,接纳类似股份制和职业经理人的现代方法来破解不失为一种办法。

对那些志在商海,冀望开创新业的二代来说,接不接班,接班之后如何永续经营,都是深富挑战性的问题。

在调查中,我们看到,不少台商第一代已在求解这些难题。无论是股份化,建立职业管理团队,还是准备回台上市,初衷都是期望延请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永葆企业青春。

欧风美雨和市场大潮中洗刷出来的台商能够开放地接纳现代接班方式,东莞本土民营企业会如何“交接棒”?他们有没有破除家族制的勇气,能不能多元化股权,愿不愿引入职业经理人,会不会有更具创造性的解决方案?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